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汽车

专栏节选:为什幺赚钱企业缴的税都不一样?正视租税平权观念--今周刊「老谢开讲」

2019-09-10 12:50:33 来源:开心     编辑:[db:作者]
专栏节选:为什幺赚钱企业缴的税都不一样?正视租税平权观念--今周刊「老谢开讲」 / 5 years ago专栏节选:为什幺赚钱企业缴的税都不一样?正视租税平权观念--今周刊「老谢开讲」5 分钟阅读(本文由台湾《今周刊》杂志提供,节选自4月24日出版的当期「老谢开讲」专栏) 又到了报税、缴税的旺季,但你知道吗?每年我们报税的税里,有薪资所得、利息所得、租赁所得、执行业务所得等等,但有投资股票的人拿到厚厚一大叠报税单,都是营利事业所得;也就是说,你买这家公司的股票,参加除权息,报税的时候,就会领到股利通知书,所领到的股息要并入综合所得额。 更细心的人还会发现,每一家公司的付税「扣抵率」都不一样。例如,你买的是台积电,二○一三年的扣抵率是九.八%;若是买中华电信,扣抵率可达二○.四八%;若是买广达,扣抵率是一四.三五%。扣抵率有高有低,是因为两税合一(营利事业所得税与综合所得税结合)后,公司已缴付营利事业所得税,个人的股利所得可以从中扣抵,未来两税合一后,扣抵率再减半,冲击股市会更大。 **不合理一:传统产业租税负担异常沉重** 每一家公司扣抵率都不同,也可看出同样是上市上柜公司,但是租税负担却大不相同。我把上市上柜企业大致分成四大类,一是传统产业,二是高科技电子产业,三是金融业,四是营建业,赫然发现,租税负担最重的一直是传统产业。 用一个最简单的指标,我把上市上柜企业市值比较大的公司筛选出来,统计从○八年到一三年,在过去六年中,税前盈利与税后净利的差额,也就是从赚到的钱,到缴出去的税负,很多传统产业的租税负担都十分惊人。 例如,食品股龙头统一企业,过去六年来,税前盈利是一○九五.六一亿元,税后净利是五七○.一亿元,总共缴了五二五.五亿元的税额,占税前盈利的比率高达四七.九二%,是什幺原因让统一企业承担那幺沉重的税负,细节仍然待查,但这个现象值得正视。 除了统一企业,徐旭东旗下的远东新世纪,也就是原来的远东纺织,过去六年赚钱和统一相差不多,是一○九五.九八亿元,但远东新也缴了五七○.三亿元的税,租税负担率是五二%;等于是远东新赚来的钱,有超过一半是缴税去了。 再看水泥业龙头台泥,过去六年赚了八○九.一亿元,缴了三三三.一亿元的税,租税负担率是四一.一七%,也算是重的。机电业龙头东元电机,过去六年税前盈利二二二.四八亿元,税后净利一五七.九一亿元,缴了六十四.五七亿元的税,租税负担率是二九%。钢铁业龙头中钢过去六年赚一五九六.七八亿元,缴了三七一.七一亿元的税,负担率是二三.二七%,平均税率都比目前营利事业的一七%还多出很多。 但这当中,只有因六轻设厂享有投资抵减的台塑四宝例外。过去六年,台塑赚了一八○二.九四亿元,缴了一六四.○三亿元的税,负担率只有九.○九%;南亚过去六年税前盈利一五一五.三五亿元,税后净利一一九三.九五亿元,缴了三二一.四亿元,租税负担率是二一.二%,算是在一七%的营利事业所得税率水平之上;而台化赚一七○三.八四亿元,只缴了二二六.四二亿元的税,负担率只有一三.二八%。 最核心的台塑石化,过去六年赚一六五一.五亿元,缴了一七七.六六亿元的税,负担率只有一○.七五%。若把台塑四宝全都加进来,过去六年,这四大企业合计赚了六六七三.六三亿元,税后净利是五七八四.一二亿元;也就是说,台塑四宝缴了八八九.五一亿元的税,租税负担率是一三.三二%,大约是台化的数字,台塑与台塑石化享有租税利益较大。 从台塑四宝可以看出,享有奖励投资或投资抵减的企业,租税优惠相对大;没有重大投资的传统产业,租税负担却异常沉重,这是在租税平权观念里,我看到的第一个不合理现象。 其次是房地产,因为土地交易过程中已扣掉土地增值税,加上土地与地上建物可分割为不同的租税计算方式,房地产业的租税负担相对最轻。 **不合理二:房地产业负担远低于科技业** 我挑选国内最会赚钱的五家营建公司来当例子,这些年推案最积极的兴富发,过去六年税前盈利是三五一.八三亿元,净利是三一五.六五亿元,共缴了三十六.一八亿元的税,租税负担比率是一○.二八%。远雄建设过去六年大赚三九三.○六亿元,净利是三四六.七五亿元,缴了四十六.三一亿元的税,租税负担比率是一一.七八%,这个数字和享受投资奖励的台塑四宝相差不多。 其他三家享有租税优势的是华固、长虹与皇翔。华固在○八年到一三年总共获利一六六.三五亿元,只缴了一○.二亿元的税,负担率只有六.一三%。推出豪宅「御琚」的皇翔,过去六年赚了一○八.二二亿元,只缴了五.七三亿元的税,负担率只有五.二九%。 而连续两年都卖地的长虹建设,连续两年都创造EPS(每股税后纯益)超过二十元的佳绩,过去六年来,长虹建设赚了一八七.三五亿元,税后净利是一七九.九三亿元;换句话说,长虹在土地买卖中缴了土地增值税,到了建设公司只承担了七.四二亿元的税,负担率只有三.九六%,这个租税负担率比很多科技公司还低。 过去十年,台湾房地产业进入最疯狂的多头十年,建商可说是最大赢家,特别是建商与地主有很大的避税空间。假如,建商过去六年可大赚数百亿元,那幺地产公司背后的老板私人获利可能上千亿元,简直到了富可敌国的状态。 这些年来,政府缺钱只知道去抓那些最容易取钱的股市投资人,却对房市大亨网开一面,这也许是一个共犯结构,观察每次选举,建商的政治献金跑不掉,显然建筑业大亨背后有雄厚的政治后盾,因此,在租税上也能享有较大优势。 第三个不合理,则是同样与土地有连结的金融产业。我举两家公司为例,金控公司可能是子公司已完税,因此,租税负担率也都很低,像是富邦金控过去六年赚一六五○.九四亿元,税后净利是一四二九.一九亿元,缴了二二一.七五亿元,负担率是一三.四一%,和台塑四宝相差不多。 蔡宏图的国泰金控过去六年赚七七六.八三亿元,还不到富邦金控的一半,只缴了二十九.一四亿元的税,负担率低到惊人的三.七五%,这恐怕也是来自土地交易的优惠。 **不合理三:金融产业享土地交易优惠** 从这个现象来看,营建业与金融业是租税大赢家,另一个赢家,则是一直享有租税优惠的电子业。台湾市值最大的台积电,过去六年来,税前盈利是九一九三.九四亿元,税后净利是八三九三.六三亿元,总共缴了八○○.七一亿元的税,已经算是台湾的缴税大户了,不过若算租税负担率只有八.七%,相较于传统产业已经低了很多。 如果比缴税,郭台铭贡献比张忠谋大。过去六年,市值第二大的鸿海总共赚了六○九三.一三亿元,大约是台积电的三分之二,但税后净利是四九一○.二三亿元,约为台积电一半,原来鸿海过去六年缴了一一八二.九亿元的税,从税负的绝对值来看,郭台铭算是全台第一的缴税大户,单是一家鸿海缴了一一八二.九亿元的税额,不但超过台积电的八○○.七一亿元,也超过台塑四宝的八八九.五一亿元。郭台铭董事长缴了最多税,当然讲话可以大声,鸿海的租税负担比率是一九.四一%,比目前营所税一七%还高。 国内享受投资奖励最大的应该是IC设计业,超级巨星联发科技过去六年大赚一五一一.七六亿元,却只缴了七十四.九三亿元的税,租税负担比率只有四.九五%;国内IC设计产业像联咏、瑞昱、旭曜、义隆等,都有这个特色。 不过,这些年《投资抵减条例》愈来愈严格,租税奖励减少了,科技公司租税也愈趋正常化,像是台达电,过去六年赚一○八○.五九亿元,缴税二五五.二亿元,租税负担率是二三.六一%,和传统产业已经没有什幺两样。 国内两家最大的IC封测业,像日月光过去六年赚了九三六.三三亿元,缴了一九八.八四亿元的税,负担率是二一.二三%;硅品过去六年赚四二九.四八亿元,缴了五十八.六八亿元的税,可能与彰化的投资建厂有关,租税负担率是一三.六六%,和台塑四宝相差不多。 而PC产业和传统产业也已经没有什幺差别,这些年在云端发展很有建树的广达,过去六年税前盈利是一六八五.二一亿元,税后净利一二五八.三四亿元,广达缴税四二六.七七亿元,租税负担率是二五.三二%,也比营所税一七%高出很多。 这些年分享现金给股东很慷慨的中华电信,因六年办了五次减资,过去六年大赚三二九三.一四亿元,缴纳六六二.五亿元的税,负担率是二○.一一%,相对轻了一些。反倒是过去股价曾经涨到一三○○元的宏达电,去年已出现亏损,但过去五年宏达电也有过丰功伟绩,从○八年以来,宏达电总共赚了一九二七.七四亿元,税后净利是一六八二.一一亿元,宏达电缴了二四五.六三亿元的税,租税负担率只有一二.七四%,也算是租税赢家之一。 **解方:提供公平竞争空间,胜过砸钱扶植** 电子业从享有租税特权到租税逐渐减少,这是租税平权很重要的一个进阶,每个产业都希望享有租税的优惠,但是谁来决定?过去政府花很多钱扶植两兆双星产业,后来发现租税奖励给得愈多,变成阿斗的企业也愈多,像是DRAM产业,政府不但补贴税负,连银行联贷也一起赔进去了;面板产业也是如此,不但政府赔上租税,银行六千亿元的贷款偿付也是未知数。 最好的方式是政府订好产业政策,提供业者公平竞争的机会,千万不可下指导棋,创造更多不公平竞争的空间。这些年来,还有很多电子业老板对取消员工分红配股颇有微词,这也是贪图便宜的心态;就像我们经营一家公司,年终分发奖金,给了分红,也是从公司的利润里拿出去,怎幺能用投机的方法,让买股票的股东买单?况且,员工拿到的分红,不也是公司获利的一部分,要嘛应是老板买单,也不是股东买单,假如这种投机心态不除,台湾电子产业将永远没有竞争力。 这些年,中国用国家力量扶植产业来对抗台湾,短线来看,这些企业背后有政府当后盾,扩厂威力无限大;但是,政府补贴与租税优惠也会带来侥幸与资源配置误用,长期来看,反而会斲伤企业的竞争力。过去企业为了争取政府租税奖励,喜欢在公司名称加上「科技」两个字,最后发现这些标榜「科技」的企业,技术含金量最低。 把台湾企业过去六年缴税纪录摊开来看,企业竞争力与政府减税直接关联度不大,例如台积电在晶圆代工的霸主地位,完全是技术竞争得来,而不是减税的贡献;又例如,儒鸿默默缴税,仍然能保有世界一流的竞争力。 政府要注意的是,不公平的租税制度会衍生出不当的资金配置及企业家投机心态,像是这些年房地产业的荣景,有很大的因素是不当租税造成;政府又一直在股市「竭泽而渔」,造成股市量能萎缩,证交税也流失数百亿元;而且,把资金赶去税负较轻的房地产,造成房价飙升,也成了世代危机之源,不当的租税政策,后遗症很大!。(完) 注: 1.专栏作者老谢--谢金河,为《今周刊》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。 2.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。 (整理 董永年; 审校 杨淑祯)

本文由http://www.hwhmag.com/qiche/257.html原创,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!

下一篇:国开行周四将增发至多90亿元两期债,期限三年和七年上一篇:中国仍为最具吸引力可再生能源市场 但政府补贴减少--安永

相关阅读

专栏节选:为什幺赚钱企业缴的税都不一样?正视租税平权观念--今周刊「老谢开讲」版权及免责声明:

1、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***(非专栏节选:为什幺赚钱企业缴的税都不一样?正视租税平权观念--今周刊「老谢开讲」)” 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2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
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